第一张NFT数字唱片的诞生

漫长的寻觅

离上次《峰碟》限量签名版的发售已经过去一年多了,随着疫情的反复,人们似乎也没有心情关注音乐行业,往日一年中无论是“神曲”还是“嗨歌”总有一两个出圈的音乐,但在今时也没了苗头。当初流媒体各种公司的上市盛况,也随着虾米逝去磨损殆尽。这种盛衰之间落差所形成的混沌,每时每刻都在催促着唱片库创始人黄歆泉为了唱片行业的未来去寻找再一次破局的关键。

唱片库创建的本意,就是希望在数字平台上延续传统唱片的体验。这种体验不但是在形式上要让唱片在数字平台重生,更是希望让其能够像传统唱片一样被用户收藏。这种还原体验的结果,就是唱片库所独创的音乐格式——数字唱片(DRA)诞生了。

DRA(Digital Reality Album)不但保留了高品质的无损音源,也完整保留了唱片制作团队以及全部出版信息,包括唱片封面、封底和唱片内页,甚至是彩蛋视频等全部信息。

第一张NFT数字唱片的诞生

(以《蜂碟》为例,唱片库APP内,数字唱片保留了唱片封面和内页等信息)

在过去,黄歆泉一直在试图独自去完善这个愿望,无论是《峰碟》限量签名版、还是拿索斯豪华版唱片的制作,本质上都是在这个方向上的创新和尝试。但这种尝试,对于一家在流媒体夹缝中艰难求生的小体量公司来说,每一次都是生死之间的豪赌!直到,最近新兴的NFT技术引起了黄歆泉的注意。

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通证),即在区块链技术的支持下,为数字商品进行确权,使其成为一种不可分割的独特资产。虽然围绕这一新技术仍存在一定争议,但购买NFT就意味着收藏者可以获得其独一无二的所有权,而且所有权可以转让拍卖,这为数字作品在虚拟世界的收藏以及流通提供了新的可能。

自从了解到NFT技术后,有个想法便不可避免的出现在黄歆泉的脑海里——用NFT技术开发数字唱片,不就能让唱片回归自己的价值,解决保值、增值的痛点了吗?这个想法所引起的冲动,让他不止一次地考虑过自行开发。就在他快要按耐不住将其推进到实施阶段之前,一次偶然,却给他提供了另一个可能。

偶然与偶然形成的必然

今年四月份,在一次聚会上,黄歆泉照例跟合伙人们畅谈了自己对于唱片界的看法,以及唱片库将要行进的方向。听到黄歆泉要自己开发NFT唱片,作为前腾讯高管的合伙人却深知其中的困难,随即他心思一动,跟黄歆泉建议道,与其自己开发,不如在专业领域寻找一个长期合作伙伴。随后,合伙人就向他推荐了CryptoSpace(加密空间)。

第一张NFT数字唱片的诞生

加密空间也是一个新兴的平台,正尝试在国内降低NFT的准入门槛,为普通人提供一个可以创作NFT平台。国外相关平台大多采用以太坊或公链,需要购买虚拟货币才能入场,这对于现在的政策,几乎等同于把中国用户屏蔽在外。但在加密空间中,避免虚拟货币的侵蚀,让每个人都可以一键铸造NFT,并通过自行设置NFT的使用场景和特性,设置相应的版税来支持永久分账,为NFT的使用性和流通性创造了便利。

黄歆泉自然也十分看重DRA+NFT的第一个产品。出身在音乐世家的他,不想像别人那样搞一个噱头来炒作,反而更希望以一个真正优质的内容来从底层支撑起这一产品。他没想到,正是这种执着,伴随着机缘巧合,才让他有机会牵手另外两家顶尖的专业机构。

为了推进和加密空间的合作,黄歆泉频繁出差深圳。这就不免他和正作为深圳交响乐团小提琴手的老同学联络感情,在多次的畅谈中,这位老同学对他的想法非常感兴趣,表示要向乐团领导推荐这一合作机会。

第一张NFT数字唱片的诞生

(深圳交响乐团)

深圳交响乐团成立于1982年,被公认为是中国最优秀的职业交响乐团之一。乐团现任团长是国家一级演奏员、小提琴家聂冰,音乐总监是杰出青年指挥家林大叶。除此之外,更是由著名指挥家余隆担任艺术顾问,德国指挥大师克里斯蒂安·爱华德为终身指挥,著名音乐家谭盾为首席客席指挥。

虽然在当时还有几家名气更大的机构可以合作,但从演奏的整体水平上,深圳交响乐团几乎是黄歆泉认为能够在国内争取到的最佳合作对象了。因此能否顺利和深圳交响乐团达成合作,黄歆泉心中也不确定。他就这样怀着激动又坎坷的心情,从深圳返回了北京,前脚刚落地,曾经同事的信息又到了。这一次,是邀请他到影院参加杜比全景声音乐的体验活动。

杜比全景声是杜比实验室在声音领域的一大创新,突破了声道限制,引入了“声音对象”的概念,同时增加了高度这一维度,让声音创作从平面走向三维,让创作者可以在三维空间里随意定义声音位置和位移,从而实现更真实生动的沉浸式声音体验,展现传统的立体声和环绕声混音都无法涵盖的内容。这一技术已被广泛应用在影视领域。2019年,杜比全景声开始在欧美音乐领域应用,并得到了当今顶级艺术家们广泛青睐,包括酷玩乐队(Coldplay)、J·巴尔文(J Balvin)、莉佐(Lizzo)等等,都希望借助新技术改变音乐的感官体验,打开一条音乐发展的新赛道。

第一张NFT数字唱片的诞生

体验结束,黄歆泉突然意识到:这不就是自己想找的3D声音效果吗?因为在此之前,早有高端耳机制造商向他提议为数字唱片加入3D声音效果,以提高与其他音乐平台的区分度。对此,他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在这一方向上的合作可能。

此时黄歆泉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黄歆泉惊喜地发现,原来,早在今年3月在广州星海音乐厅,就已经展示过深圳交响乐团的杜比全景声版本《马勒第二交响曲·复活》。

就此,看似并无关联的各个合作方,在这一刻突然产生了化学反应。偶然与偶然竟然形成了必然,连黄歆泉都觉得不可思议。

第一张NFT数字唱片的诞生

(深圳交响乐团)

“运气”与“复活”

接下来的一切,都变得无比顺利。

借今年5月份来北京出差的机会,深圳交响乐团的团长聂冰听到了杜比全景声版本《马勒第二交响曲·复活》,同时当得知可以采用NFT平台发布数字唱片的想法时,他立刻就表示同意,表示深圳交响乐团愿意在传统领域成为新技术的第一个试水者。

于是,就有了如今这张由深圳交响乐团、加密空间共同打造的全新杜比全景声版本数字唱片,这张限量发售的作品从内容、技术到发售方式都成为同类中的首创。

推动这一合作的唱片库,是第一个使用 NFT技术的数字音乐平台。

8月9号,历经近半年的筹备,第一张NFT数字唱片——深圳交响乐团的《马勒第二交响曲·复活》终于正式发行,唱片一上线,便受到了热捧。

第一张NFT数字唱片的诞生

当然,这次能促成各家顶尖机构携手合作,更多是源于机缘巧合,甚至可以说拿下这次“复活”的每一步,运气都是主要成分。从最开始NFT合作伙伴的推荐,到与深圳交响乐团的接触,再到参加杜比全景声音乐的体验活动,这些都并不是黄歆泉主动寻找的机会,但在这些机会显现的那一刻,一直致力于“复活”唱片的他却能第一个牢牢将其抓住。因为他不是一个单纯的等待者,而是一个拼搏在命运海洋中的创业人。

有意思的是,在黄歆泉深圳之旅的过程中,曾和另一位就职于腾讯游戏部门的老友谈论起创业和成功,那位老友表示就算是当下看起来无可撼动的王者荣耀,在当初也不过是运气的产物。在这一刻,有着相同经历的他,不禁感慨道这一切都是运气。

是啊,这一切都是运气!但在外人看来,运气或者说命运本身,正是一个人所肩负的使命与追求的外在体现。正因为他一直坚定地背负着“复活”唱片的使命,最后运气的花朵才会如此这样绚烂的绽放!

原创文章,作者:金色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tc.cheshirex.com/?p=7394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