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不适合民主治理

最近,关于UNI和SUSHI的社区治理问题引起轩然大波,很多人开始质疑去中心化治理的实际意义所在,站在十字路口,分享一篇Dragonfly Capital 管理合伙人Haseeb Qureshi在2018年发表的文章《区块链不应是民主国家》,在他看来,区块链不适合采用民主治理,区块链技术发展速度太快了,任何陷入治理战争泥潭的区块链项目都将被抛在后面。

如何治理区块链?这个问题听起来是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理论上,区块链根本不需要被管理,它们是无需许可的去中心化的分类账本。但是区块链不仅仅是一个分类账本,它也是一个软件生态系统,一个由商人,公司和交易所组成的经济体,在此经济体之下,是由一个开发者,矿工和用户组成的社区。最终,区块链技术一定会在杂乱的人类世界中全面应用。否则,账本上的数据对现实生活没有任何影响。在区块链如何演化的进程中,会有许多重要的决策要做。因此,区块链必然会被管理。它们的统治者毫无悬念的会是人类。但问题是:区块链由哪些人进行管理,以及这些人如何执行他们的决定?

治理区块链的方式

大致来说,治理区块链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方法是链下(off-chain)治理。这与大多数私人机构的管理方式一致,由社区里一群被信任的个体组成一个团队,负责区块链的治理和福利分发。该团队的任务是修复故障和安全漏洞,增加实用性和提高可扩展性,在公开的讨论中作为区块链的代表,并在用户,公司和矿工之间保持权力平衡。

浅显来说,这看起来非常中心化,并且存在叛变的可能。如果足够多的用户不同意治理协议,他们可以启动一个硬分叉并创建一个并行的区块链,这正是Bitcoin Cash和Ethereum Classic所做的事。分叉威胁是对核心团队治理不善的有力制约。大多数主流的区块链都是由这样的治理模式来管理,如Bitcoin, Ethereum, Litecoin, Monero and ZCash.

不过,还有第二种治理模式的规模正在发展壮大,就是所谓的链上(on-chain)治理。链上治理解决了链下模式中所固有的中心化。链上治理模式中,区块链上的用户可以直接对需要做的决定进行投票。根据投票结果的不同,区块链会自动执行投票的结果。所有决定都由内部协议完成。

链上治理是许多“区块链3.0”项目的核心内容,例如Tezos, DFINITY, 和 Cosmos. 还有像0x 和Maker这样的公司, 正通过更加平缓的方式过渡,最终实施链上治理。

区块链不适合民主治理

链上治理是一个很激进的主张。它尝试抛开内部结构混乱的传统组织,将区块链变成一个可以自我管理的机械化民主制的社会。正如比特币允许用户对自己的钱拥有主权一样,链上治理将允许用户管理整个金融体系。它展现了启蒙运动和法国大革命时期诱人的理想主义。作为一个抽象概念,它听起来很宏大。但是,链上治理是危险的,我担心这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所以我认为民主制并不适合用于对区块链的治理。

在区块链中,没人知道你是谁

民主国家在“一人一票”的原则下运作,但区块链有匿名性,你的身份只有通过你的密钥才能确认。这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生成一组新的密钥来创建一个新的身份。这就形成了一个问题:要在区块链上创造一个民主社会,你需要解决女巫攻击(在女巫攻击中,攻击者通过创建大量的假名标识来破坏对网络的信誉系统,使用它们获得不成比例的大的影响)的问题,这意味着你必须知道每个人的真实身份。这就需要一个全球信任的身份识别中介。到目前为止没有这样的中介存在,也很难在短期内被创造出来。

因此,鉴于我们没有全球身份识别系统,链上治理可以尝试不强制执行一人一票的规则。我们可以通过权益证明系统,实施“一币一票”的规则。这是为了民主制创造一个宽松的投票代理机制,因为代币是稀缺的,不可能轻易产生。但是权益证明意味着那些拥有更多代币的人在整个投票中占更大的比重。这显然不是一种民主制度,这相当于是金权政治。你也可以争辩说,这可能使选民在投票中有更多的好处,因为拥有大量代币用户同时也会失去更多,所以他们在协议治理方面应该有更多的发言权。

另一方面,你也可以提出同样的论点:大公司应该对政府立法有更大的影响力,它们在财务上的利害关系比普通公民更多,那么公司不应该有更多的立法控制权吗?很明显,这个论点忽略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富人因为金钱优势被授予了权力,使他们可以对资源较少的人进行剥削。但是还有其它的选择吗?难道让开发团队的人来做重要的决定?哪个政府曾经是由一群技术开发人员运行过的?

不要把区块链与国家混为一谈

我们暂时先不讨论金权政治的问题,假设“一币一票”是民主制的有效投票方式。我承认民主制度是治理国家的神奇体系。但是区块链并不是国家,而且大多数机构的治理方式并不是民主的。例如,企业,军队,非盈利组织,即使开源软件的项目也不是民主制的,这些例子可以充分证明民主制度应用并不广泛。

不要忘记,区块链是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实验性软件。它们在迅速演变并且有许多尚未解决的技术挑战。例如,Ethereum的改革包括将它的共识协议过渡到权益证明,完全重写虚拟机,并提供一个分叉方案,等等。关于技术的改进,常常是非常复杂的。这如同管理欧洲粒子物理研究所而不是管理一个国家。我们有很好的模式来管理硬件和技术项目,他们则像是Linux的开发者或者是IETF。他们看起来不像是能够被大众领导的民主机构。

一个良好的技术治理过程应该围绕有能力的技术专家的专业知识,他们能够在技术稳健性与实际问题之间取得平衡。他们应该制定并提供技术路线图。简而言之,他们应该能把事情做好。

民主国家的做法恰恰相反。他们对竞选进行宣传,他们阻挠议案通过,他们将自己划分为不同的党派,避开风险。在这个体系中,任何没有达成共识的东西都会被抛弃,并且在某些政策上花费巨大的精力来说服普通选民。尽管存在种种摩擦,但是民主是治理一个民族国家的正确方法。然而,对于一项实验性技术来说,这绝对是一个错误的模式。

事实上,这些东西仍处于早期阶段,我不希望我的外婆现在就使用区块链,并对协议升级进行投票。区块链与国家不同的第二个因素就是,你总是可以退出区块链。

自由,分叉和退出

离开一个国家很难。即使你不喜欢自己国家的治理方式,你也不一定非要移民。即使你选择移民,政府也许不会让你离开,邻国可能也不会热情好客。人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地。因此,你辩称,一个国家应该保护其公民的福利,因为公民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

区块链是不同的。如果你不喜欢你的社区所做的决定,你可以卖掉你的代币并迁移到一个不同的社区。更重要的是,你可以支持分叉,如果你有足够的能力,就可以像之前几个组织对Bitcoin做的那样,自己管理一个新的分叉链。需要说明的是,分叉并不是免费的。但是相对于从一个国家的移民来说,这是相当便宜的。在一个人人都可以用钱包投票的生态系统中,民主作为一种治理模式能够给你带来的好处仍然是未知数。

民主的极端

此外,民主非常难以实现。

以DFINITY 为例。DFINITY旨在通过他们的“区块链神经系统”对交易进行重写。想象一下,如果有人的代币在DFINITY区块链上被盗,被盗者可以向网络提出交易无效的指令。如果足够多的矿工在审查了证据后同意,交易将会被恢复,他们的硬币也会返还。分类账可以由选民的法定人数有效地重写。这听起来像是一个聪明的解决方案来解决许多区块链的黑客问题。但如果你仔细思考后会发现,DFINITY会发生更糟糕的情况:暴民政治。

James Madison 和Thomas Jefferson深刻理解民主中隐含的危险。在《Federalist Paper》中,他们明确表示,他们认为美国不应该直接实行民主制,相反,他们主张建立一个共和党模式,谨慎地对其进行制衡。历史已经表明,直接民主通常会变得非常糟糕。

古语说得好:“民主就是两只狼,和一只羊在为午餐吃什么而进行投票。”一般来说,任何51%的多数总是可以剥夺剩余的49%(这是51%攻击的政治模拟)。这个问题被称为“大多数人的暴政”,在民主国家是众所周知的失败模式。什么能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在区块链上呢?

利他主义和惰性可能使它不太可能发生,但是我们以前见过这种情况。人们可以想象出各类派系,各种政治迫害,不同规模团体之间的全面战争。如果斗争的第一枪打响,各种各样的部落主义可能会从零和政治斗争中浮现出来。

但是DFINITY并不是唯一的模型。相反,许多这些链上治理模式将采用流动性民主,在这种模式下,选民可以将自己的选票委托给能够代表他们投票的代表。这些代表能够在投票活动中得到补偿。

区块链不适合民主治理

所有的民主国家都在努力解决投票率低的问题(即使 Ethereum 上的DAO Carbonvote也只有4.5%的投票率)。流动性民主巧妙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允许代币持有者把他们的选票委托给拥有更多知情权的选民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更接近于大多数现代代表制民主国家,并且在精神上与权益证明相似。但是,任何授权的投票方案都有自己的问题。鉴于目前正在寻求利润的代表之间存在争夺选票的竞争,竞选,贿赂,宣传以及其他令人讨厌的政治风格就会出现。大量精力耗费在招揽和说服随机的代理人,以便与某些代表保持一致,而不是单纯地改进协议。为什么我们看不到呢?当代表因投票而获得报酬时,这些都是对激励的自然反应。现实世界的民主国家之所以充满了复杂与相互制衡的制度是有原因的。一旦掌握足够的权力,民主很容易沦为任人唯亲。

民主属于失败者

总而言之,更好的决策并不是民主的主要目的。也许在面对有争议的分歧时,民主在维持和平方面最能体现价值。换句话说,通过坚持民主制度,我们可以弱化一个争端,否则可能会演变成一场内战。

这是一个戏剧性的说法,所以我给出一个假设。想象一下,如果有两个政党在一些立法方面存在分歧,比如说宗教法规。在Hobbesian的原始国家里,两个对立的宗教派别会宣战并互相残杀,直到胜利者做出决定。这个获胜的团体将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幸存的少数民族。

但是民主完全可以避免这种情况。在一个民主国家,双方走向投票站,计算出争议双方的投票结果。得票较少的一方也许会试图起义,但是作为一个少数派,他们很容易被击溃。因此,他们承认失败并不反抗,节省宝贵的资源(例如他们自己的生命)。在某种程度上,这使得民主制度成为一个简洁高效的机构。 投票为获胜方提供了合法性,并确保失败的少数群体不必为此损失流血。 通过这种方式,民主有助于保护一个国家免遭暴力分裂。

但是,当有争议的内部协议投票为55:45时,区块链会发生什么呢? 为什么45% 的人会接受这种损失,并在多数人的统治下继续存活? 如果改变是有意义的,而且足够多的选民希望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那么我们应该期待一个协议叉。如果链上治理也失败了,那么一家民主机构的主要价值体现在哪里?它到底应该为我们做些什么?

注意边界

尽管我感到不安,但我们不能对链上治理要求过于苛刻。这是一个有趣的想法,其背后的动机是真实的。但是最终它源于同样的傲慢,困扰着大部分区块链。

1929年,G.K. Chesterton 阐述了一个现在被称为Chesterton’s Fence的原则。“它存在于某种机构或法律中; 我们举个简单的例子,道路上竖着一道栅栏或大门。现代化的改革者兴高采烈地说:“我看不出这有什么用处,让我们把它清理干净。”聪明的改革者会很回答说:“如果你没有看到它的用处,我肯定不会让你把它清除掉。去思考一下,然后当你回来告诉我你确实看到了它的用途,我可以允许你毁掉它。”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应该是民主的,实际上大多数事情都不应该是这样。遇到一道篱笆,就把它清理掉是不明智的。也许有一天,区块链将会足够稳健和稳定,不再需要有能力的技术人员的指导。但我认为这种情况短期内不会发生。这项技术的发展速度太快了,任何陷入治理战争泥潭的区块链项目都将被抛在后面。

原创文章,作者:深潮TechFlo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tc.cheshirex.com/?p=68117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