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观察丨从DeFi到DEX:以太坊协议发展简史

金色财经 区块链5月31日讯   如今的去中心化金融 (DeFi) 已经成为一个持续发展的行业,与其他具有竞争产品的经济体一样,不少去中心化金融协议也经历过起起落落,有的协议在短时间内走上巅峰,有的则快速陨落。但是在此过程中,去中心化金融协议从未放弃创新,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形成了今天看到的去中心化金融市场格局。去中心化金融协议的发展历史可能是主观的,但以太坊区块链不是。以太坊自2015年7月正式上线以来,发展至今,基于其去中心化应用程序 (dApps)的生态系统已经取得了惊人的发展。

zdVT3uxnybfTeRierVtEjdCW3Q0Qmdkf7jZu3i8i.jpeg

DEX居然四年前就有了?

许多人以为Uniswap是第一个去中心化交易所,其实并非如此,使用智能合约进行去信任代币兑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更远时期。其中最值得一提的要数去中心化交易所0x,它的第一个场外交易市场于2017年推出,把“中间人”角色给剔除了。

在最早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模型中,开发者希望能模仿中心化加密货币交易所的订单簿模型,不过最终因为计算量太大且速度缓慢,导致根本无法实际使用。不过0x在2017年7月部署了一种基于链上交易结算的解决方案——0x OTC。因为当人们在场外交易市场进行交易时,通常会面临两个问题:价格发现仅发生在两方之间;没有受保障的报价谈判发生(一方可以随时撤销,但在公开市场上,一方下的订单可以立即被接受)。而0x推出的这种解决方案可以让用户在推特等社交媒体这些链下平台上发布订单,然后再通过0x在链上结算。到了2018年,0x的日均交易额已经达到了400万美元。

紧接着,到了2018年8月,Bancor横空出世。Bancor在一篇博客文章中提到了构建自动化做市商的想法,旨在彻底颠覆基于订单簿风格的交易市场,他们将所有代币与BNT配对,这种做法一直延续到了今天。相比之下,我们在Uniswap平台上可以看到各种互相匹配的交易对。

不仅如此,Kyber在去中心化交易所发展历史中也留下了自己的印记。本质上,Kyber希望推动各方以去中心化的方式获取和贡献流动性,但它本身并不是一个去中心化交易所,而是专注于从各种资金池来源聚合流动性,包括去中心化交易所和中心化做市商。其实,Kyber可以被看作是一个通用Uniswap路由器,来自各方的流动性都能被支付网络等实体利用,这在当时来说具有极大的开创性。

当时间来到2019年时,全新的金融经济出现了,Chainlink已经成长为去中心化金融领域里关键部分。Chainlink在2017年的时候首次推出预言机(Oracle),将外部链下数据安全地连接到以太坊智能合约。人们没有意识到预言机对于合成资产和保证金产品的重要性,BZx将 Chainlink预言机用于其保证金交易平台,而Synthetix也与Chainlink实现集成,为现实世界资产提供喂价信息。此外,另一个预言机服务——Tellor,在2019年10月也曾短暂出现使用量激增。

就在预言机之后,一些去中心化金融高级交易功能开始生根发芽,比如托管借贷交易平台Dydx在2019年启动了保证金交易功能,该功能具有时尚的用户界面,可实现高达4倍的杠杆率,几乎可以实现与中心化交易所相似的使用体验。

另外,Synthetix也在2019年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利基市场。Synthetix致力于为合成加密和逆值资产(inverse value asset)创建市场,2019年7月,Synthetix交易额已经达到6000万美元。Synthetix其实一开始被称为是Havven,这个合成资产协议最初被设计为一种类似于Maker的稳定币协议。从gas消费走势图表中可以看出多年来Maker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

2019年5月,Compound V2 以全新的面貌推出。多年来,Compound 的货币市场几乎没有变化,但其稳定的gas费用吞吐量(1.5-5%)已经证明了Compound的设计非常成功。不足为奇的是,多年来借贷DeFi协议产生的gas费用始终低于去中心化交易所。

到了2020年,更多领先的加密交易所开始浮出水面。Uniswap首先开始主导自动化做市商(AMM)市场。其实,Uniswap早在2018年11月就上线了,但直到2019年2月,其交易量才正式超过 Bancor。虽然这两个去中心化交易所都基于50/50储备金模式,但Uniswap的设计更加高效且用户友好。不仅如此,Uniswap的设计还支持免许可加密资产上币,使其与更大的DeFi生态系统构建了庞大的可组合性。

曾有平台表示,创建Uniswap合约的过程相比其他交易所要简单轻松得多,就像填写一个简短的表格,只需单击一个按钮就能轻松搞定。而在Uniswap上为合约增加流动性的过程同样简单,这个过程只需要短短一两分钟,而且完全不需要联系Uniswap团队,他们也不会要求必须向合约增加任何流动性。

紧接着,1inch开始闯入去中心化进入市场。1inch主要提供去中心化交易所聚合服务,通过分析各种流动性池拆分和路由订单以找到最具成本效益的交易。它或许是去年增长最快的去中心化金融协议,但直到2020年8月份才完成早期种子轮融资,随后只用了短短3个月时间就占据了gas市场6%的份额。就在2020年底,1inch向用户进行了空投,并在 12 月占据了 10% 的gas费用比例。

随后,Forsage活动激增并迅速流行。用户如果要使用Forsage ,就必须要向该平台支付ETH。此外,如果用户向其他人推荐Forsage平台的话,可以获得ETH代币激励。尽管这样看来,该项目似乎有些像金字塔计划骗局,但他们直到今天仍在运行。

最后不得不提的必须是Yearn了,相信没有哪个去中心化金融用户没听说过它。自 2020 年以来,Yearn一直走在去中心化金融市场的前沿,其增长的结构和形式也给当今其他新创建的去中心化金融协议指明了方向。假如没有Yearn Finance的YFI空投这浓墨重彩的一笔,以太坊的历史就不会完整。这个“无价值的治理代币”价格在短短七天内增长了35倍。

直到今年,我们发现Tether和Center占据了以太坊区块链活动中很大一部分比例,它们就像是最出色的“代理”,可以用来转移进出以太坊的资产数量,因为gas都被用来铸造和销毁USDT和USDC稳定币了。它们几乎占到当前gas费用总量的12%。

当然,Wrapped Ether合约仍然在被广泛使用,而且已经逐步成为以太坊去中心化金融市场的支柱。就目前而言,WETH是一个非常具有革命性的想法,它满足了广大市场需求,这种代币化的ETH可以用作抵押品、交易手段以及其他代币的定价基准,目前已经被广泛使用,而且价格相当稳定。

通过对2018年至今的以太坊区块链上支出的总gas费用变化趋势统计数据来看,我们发现2018年到2019年期间,以太坊区块链活动相当平静,每月花费的总gas 金额几乎没有超过 40,000 ETH。但是从2020年开始,以太坊区块链活动开始上涨,gas费用支出呈抛物线状增长。直到2020年9月,以太坊4周gas费用总支出达到 650,000 ETH峰值,而那时ETH价格只有月400美元。

实际上,去中心化金融协议支出的gas费用取决于许多因素,如执行函数所需的计算强度;有多少用户与智能合约交互;当时以太坊区块链上的gas整体价格。

值得一提的是,2018-2019 年以太坊市场格局非常不同,当时许多非常活跃的智能合约如今已不再使用。除了实体之外,我们还发现代币合约大约占据了以太坊活动的10%左右。

总结

尽管目前Uniswap仍然占主导地位,但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的一系列代币兑换协议现在也拥有了属于他们的公平份额。自2021年年初以来,去中心化交易所协议就已部署了超过280万份合约。此外,ERC-2迄今为止也已经部署了大约 19.8 万份。

其实,我们的每一次代币兑换、质押、存款、取款、铸币都记录在以太坊区块链上,每个人都是以太坊森林的参与者以太坊产品生态系统已经形成,接下来就是不断成长、适应和繁荣的过程。

本文部分内容编译自雅虎财经

原创文章,作者:金色财经 Jaso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tc.cheshirex.com/?p=44917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