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数字经济要因地制宜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明确提出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当前,全国多地已出台数字经济发展新举措。“十四五”时期,各地加快数字经济发展有哪些重要意义?各地在落实数字经济发展过程中应注意哪些问题?未来各地在加快数字经济发展中又应在哪些方面加大实施力度?本报记者特邀业内专家对上述问题进行探讨。

发展数字经济要因地制宜

刘向东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

于佳宁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轮值主席、火币大学校长

黄大智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排名不分先后)

1.“十四五”时期,各地加快数字经济发展有哪些意义?

刘向东:“十四五”时期是中国推进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时期,而加快数字化发展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引擎。各地出台发展数字经济的规划和政策,一方面可以充分利用数字技术赋能地方经济发展,通过促进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带动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转型,整体驱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变革。

另一方面,各地要全面贯彻落实数字中国战略,就需要激活数据要素潜能,用好数字技术、产品、业态等资源,协同推进网络强国建设,为建设现代化国家添砖加瓦和贡献力量。不同于具体行业的专用技术,数字技术是一种通用技术,可以使用于各种各样的场景,并为各行各业赋能,促进效率提升和结构转变。

实践表明,数字经济在培育地方经济新动能方面发挥的作用日益凸显。对地方来说,数字经济不是要不要发展的问题,而是如何更好发展的问题。加快发展数字经济可以帮助地方把握发展的先机和发挥后发优势,助推畅通地方经济循环、扩大地方内需、盘活地方经济,增强发展韧性和抵御风险的能力,有效推动地方经济有效融入新发展格局,引导产业链协同转型和经济结构优化。

于佳宁:在全球经济整体下行压力增大的背景下,数字经济成为各国稳定经济增长、实现经济复苏的重要抓手。尤其是在疫情防控期间,数字经济在对冲疫情影响、重塑经济体系和提升治理能力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这样的背景下,各地加快数字经济发展,无论是对各地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拉动经济增长,还是创造投资机会、改善民生等都有着重要意义。

随着金融科技的不断发展,全球经济数字化转型已成为未来的发展趋势。在数字化浪潮的冲击下,经济规则、商业逻辑、运行方式都在发生根本性变化。数字经济是经济发展的更高阶段,也是全球未来发展的方向。加强数字基础设施的研发和建设,加快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可以释放数字经济潜力,为“后疫情时代”各地经济复苏注入新动力,进一步享受到“新时代”带来的“新红利”。

黄大智:“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将数字经济单列一篇,并提出“2025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提升至10%”。这一目标的提出十分符合当前中国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趋势。

首先,数字经济有利于创新的发展。数字经济是创新的主流,创新是数字经济的本质属性。无论工业、农业、国防还是科学研究,如何使用数字技术、如何用数字技术升级改造本行业,成为各行各业创新升级的主导方向和核心任务。

其次,数字经济有利于加快实现碳排放的“3060目标”。一是数字经济企业能够优化自身的能源使用,减少相应的碳排放,在数字经济领域加快实现碳中和。数字经济本身是建立云、区块链、数据中心等基础设施,需要广泛的利用能源,通过能源优化减少数字经济企业本身的能耗,能够为节能减排作出巨大贡献。二是数字经济部门可以为非数字部门提供支持,为全社会范围内的碳中和作出贡献。

最后,数字经济在经济转型中作用巨大。中国具有全球最齐全的工业生产门类,也是一个农业大国。但不管是工业还是农业,其发展都面临着阶段性难题,亟待转型升级。而数字经济技术能够加快农业和工业的技术转型。例如农村直播、区块链溯源、物联网等技术在农业技术中的应用,新基建、产业数字化等在工业中的应用,都能够提升农业、工业的生产效率。

2.各地在落实数字经济发展过程中应注意哪些问题?

刘向东:各地落实数字经济发展不能一哄而上,要注意以下问题:一是不能只注重数量而不注重质量。“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被列入经济社会发展20个指标。这一考核目标凸显出“十四五”时期要着重发展数字经济核心产业。这就要求地方重视数字经济发展的质量问题,在数字经济布局中注意减少重复和低效建设,避免出现产能过剩和高端产业低端化问题,而且对数据基础质量也要高度重视,避免积累的海量数据要素垃圾化。

二是各地在引入和发展数字化平台经济时要处理好隐私保护、垄断和不正当竞争以及数据要素治理问题。随着数字经济中数字化平台地位的日益凸显,部分数字化平台开始利用优势地位和不对称的数据信息优势滥用数据甚至侵犯消费者隐私,实施损害消费者的垄断性定价行为,如利用大数据“杀熟”,从而造成消费者剩余损失,扭曲市场公平竞争机制。

三是各地数字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日益加剧。从目前发展来看,中国数字经济发展较快的地区仍是经济发展较快的东部沿海和一、二线城市。这些地区拥有良好的基础设施条件,而且财力相对雄厚,可以超前布局一批新型基础设施,逐步培育有竞争力的数字化产业。而相对落后的地区或城市则面临投入资金有限、人才匮乏、互联网安全意识不强等问题,难以推动经济整体实现数字化改造,反而使其发展数字经济与领先地区的差距越来越大。除此之外,数字服务门槛和成本偏高,城乡、大中型企业之间的数字鸿沟依然较大。

于佳宁:各地在落实数字经济发展的过程中,需紧紧抓住发展数字经济的机遇,针对“十四五”规划的发展环境、指导方针和主要目标,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加快数字化发展,同时加强对数字经济发展规律的认识,加快制度构建,引领传统动能向新动能转换。

首先要加强顶层设计。各地需根据自身特色做好顶层战略设计,补齐短板,锻造长板,从而形成具有更强创新力、更高附加值的数字产业生态。

其次要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数字经济发展的节奏与传统产业不同,过去的法律法规可能不适合目前的产业现状和技术特征。若要更好地促进新业态的发展,还需对法律法规、部门规章进行更新和修正。因为只有法律法规逐步完善,数字经济才能真正实现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最后要注重对数字经济相关人才的培养。尽管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初具规模,但长期发展数字经济产业的关键在于人才。北京、上海、深圳、浙江等地区对数字人才的培养极为重视,其他部分地区数字人才则相对匮乏,各地需加强数字化教育的投入,大力培养专业人才,夯实发展数字经济的基础。

黄大智:一是数字经济中的治理问题。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离不开完善、良好的数字经济治理体系,构建完整的治理体系至关重要。这既包含宏观层面的制度问题,也包含微观层面的数据要素治理。例如当前被广泛重视的垄断问题、数据信息保护问题、“大数据杀熟”问题等。

二是数字经济建设过程中的网络安全问题。网络安全是数字化的基础,没有网络安全就谈不上数字经济安全。而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网络安全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广泛和庞大。这些网络安全问题还需要前瞻性、系统性地部署研究,也对构建网络安全防护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三要避免重复建设。由于各地区的分别规划和部署,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可能出现大量的资源浪费,因此要从更高层面进行统筹规划,避免重复建设。

四要重视数字经济的基础理论研究和基础技术创新,避免出现“重应用、轻基础”的现象,打造数字经济的核心竞争力。

3.您认为未来各地在加快数字经济发展中应在哪些方面加大实施力度?

刘向东:各地加快数字经济发展需要因地制宜,量力而行,分类施策,进一步夯实设施平台基础,培育良好的数字生态。

一是加快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建设。各地发展数字经济首先要提升数字基础设施能力,打造具有竞争优势的数字化生态,提升数字基础设施对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的基础支撑能力。

二是提升数字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发展数字经济不是铺摊子、上项目,而是因地制宜地推动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深化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激活数据要素潜能,促进经济全面数字化转型,提升数字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

三是完善数字经济治理机制。既要推进数字产业化发展,又要齐头并进地推动产业数字化转型,利用数字技术深入改造各行业各领域,促进数字经济结构持续优化、协调均衡发展;进一步夯实竞争政策基础地位,完善数字经济市场监管规则规制,强化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有效规避“赢者通吃”现象的发生,对数字经济商业模式创新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规范大型平台企业的市场竞争行为;完善数字经济环境社会治理,推动数字化与绿色化深度融合,使其充分体现社会责任和可持续性特点;推动数据共享和依法使用,全面释放数据资产价值。

四是加快促进数字经济充分发展和均衡发展。鼓励各地加快数字技术研发应用,充分挖掘全国信息基础设施网络效应,有针对性地发展与本地相适宜的数字经济形态,全面融入全国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高标准数字经济市场。

于佳宁:首先要着力于加速数据要素价值化进程。“数据”一词在“十四五”规划纲要中出现了六十次,“数据要素”出现了四次,并在“加快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篇章中被重点提及。全篇提到,要迎接数字时代,激活数据要素潜能,推进网络强国建设,加快建设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以数字化转型整体驱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变革,这足以显示数据要素价值化对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数据红利将是继人口红利之后第二波要素红利,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实现数据要素的高效配置,是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关键一环。

其次是加快培育数字经济重点产业,壮大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网络安全等新兴数字产业,尤其是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等新兴技术的发展。区块链技术首次被纳入国家五年规划,成为发展数字经济和建设数字中国的重要载体。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将在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过程中发挥愈发关键的作用,并将促进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赋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壮大经济发展新引擎。

再次,要推进“产数融合”,建设新型基础设施。在数字经济新时代,5G、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正在构建新的产业形态。例如,区块链既是新物种,又是孕育新物种的母体,“区块链+”已经成为创新创业的主战场。未来,区块链和5G、物联网等融合而成的“新型基础设施”,会如同交流电、自来水一样成为社会的基本生产资源,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驱动力。

黄大智:第一,加强数据安全及隐私保护研究。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是重要的生产要素,但不断发生的数据安全问题和个人隐私泄露等问题越来越严重和普遍,这严重影响了数字经济的发展,也有违数字经济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内涵。

第二,要照顾老年人等弱势群体,防止数字鸿沟的扩大。数字化浪潮下,年轻人可以快速适应数字化产品,如移动支付、网络出行、外卖点餐、电子健康码等,但老年人学习适应较慢,要明确政府在弥合数字鸿沟中的作用,而不是使其更加割裂。

第三,加大落后地区的数字经济建设。中国在不同城市、不同地区、城乡之间本就存在一定的发展不均,经济发展落后地区存在数字基础设施不完善、专业技术人员缺乏等问题。数字经济具有一定的马太效应,应该通过政府的协调以及广泛覆盖、定向投资等方式弥补这种发展机会的不均衡。

原创文章,作者:CECBC区块链专委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tc.cheshirex.com/?p=1701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